泉工股份有限公司


执着的北京记者顾楚军将证监会告上法庭并胜诉。 10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从顾楚军处获悉,谷楚军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中国证监会的行政诉讼最终胜诉。 顾楚军后来对公众表示,证监会最终要披露《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以及证监会2005年对科龙进行调查的原因、调查结论、开会时间、调查对象名单 参与者、会议内容和会议。 7.投票内容、会议纪要等重要信息。 顾楚军用了四年多的时间才得到这个最终判决。 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2015年6月,出狱近三年的顾楚军向中国证监会提出行政公开申请,要求中国证监会公开上述信息。 然而,当年7月31日,证监会发布两份通知,分别称《证券期货案件调查规则》“属于证监会内部管理信息”和7项信息“属于 国家秘密”,包括对科龙公司展开调查的原因。 原因,拒绝披露相关信息。 顾楚军随后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7年1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上述两份通知,责令中国证监会在法定期限内正确答复顾楚军的政府信息披露申请。 中国证监会不服一审判决,随后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获得这个判决,对顾楚军来说意义重大。 执着平复冤屈的顾楚军一直在寻找证监会起诉科龙的原因。 2012年首次出狱时,他要求证监会披露科龙调查的原罪名,以及顾楚军认定的最大依据为“2.76亿美元担保”函的来龙去脉。 案子。 顾初君此前曾入狱十二年。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顾楚军被立案调查。 2008年1月,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格林柯尔负责人顾楚军案作出一审判决。 顾楚军因虚报注册资本罪、非法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罚款680万元。 但2019年4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顾楚军等人的再审案件公开宣判,仅认定顾楚军挪用资金罪,减刑5年。 罪孽虽然大减,但离顾初君预想的清白还差得很远。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并不意味着顾楚军就能看到相关信息。 有法律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是中国证监会不予披露的理由站不住脚,责令中国证监会在法定期限内再次答复。 证监会仍有可能提供更充分的证据证明顾楚军要求的上述信息不能公开。 接近顾楚军的人士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证监会胜诉是否会影响最高人民法院对顾楚军一案的最终结果。 “我们只能坚持,现在只是开始。 “顾楚军将证监会代理人迟苏生告上法庭,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Copyright © 2009-2022 泉工股份有限公司 quangonggufe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pickwickoutdoors.com) ICP备案号:苏Y2-20129897-30